<object id="rnalm"></object>
  1. <code id="rnalm"></code>

  2. <object id="rnalm"></object>
    <strike id="rnalm"></strike>

  3. 福建海藥股份有限公司

    拒絕二次議價 兩家醫藥企業退出市場

    日期:2019-11-29 09:32:22

    近日,據江蘇省醫藥聯盟消息,江蘇省某市從2019年10月21日開始執行“惠民讓利”,醫院庫存也要按照點率補差價——不僅強制降幅要求,還要求收取一年半前的采購銷售數量進行返利。

      該市的談價變動明細如下:

      國產抗生素由20點降為16點;

      進口合資由5點降為4點;

      中成藥國產非基藥由20點降為17點;

      中成藥國產基藥由15點降為12點;

      其他類進口合資由5點降為4點。

      此外,賽柏藍了解到,江蘇省某家三級醫院,要收一年前的返利,從2018年6月1日開始計算,如果廠家不補交返利,醫院就要進行臨床控量——對于不配合的藥企,或者返利低的藥企,其企業品種將被納入到地方監控目錄。

      品種不降價,就退出市場的消息并非第一次出現 。

      此前,某市衛健委二次議價的文件在業內流傳 ,要求商業公司與廠家進行談判降價,醫院按議價后價格銷售給患者,供貨單位隔月以票折讓利形式補貼到醫院,新價格2019年9月1日執行。

      已有不少藥品生產企業開始反對此次行為,最新消息顯示,當地兩家市值超百億的藥企,已經全部停止在該市銷售,涉及60-70個產品。

      ▍什么是二次議價?

      2015年6月19日,原國家衛計委印發《國家衛生計生委關于落實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指導意見的通知》,明確指出:“對通過招標、談判、定點生產等方式形成的采購價格,醫院不得另行組織議價?!?/p>

      從國家到地方,都是絕對禁止二次議價的。而2017年2月,國務院發布文件,“允許公立醫院在省級藥品集中采購平臺(省級公共資源交易平臺上)聯合帶量,帶預算采購”,算是一次突破。

      陜西省山陽縣衛健局副局長徐毓才對賽柏藍表示:要厘清二次議價的概念,國家不允許某一家醫療機構“二次議價”,但如果是一個市,統一以醫聯體的形式在平臺上聯合帶量、帶預算采購,這樣做是可以的。

      據了解,早從2015年起,國務院辦公廳就多次發文要求總結、推廣三明醫改經驗,同時鼓勵結合實際,實行省級跨區域聯合采購。此后,全國各地市紛紛與三明市簽訂協議進行藥品耗材聯合限價采購。

      最早,為了規避“二次議價”的說法,三明市用“限價采購”的名稱。在福建省集中采購的基礎上,三明市所有醫療機構采購的藥品再談一次價,允許醫療機構再進行議價,這就算是醫院的合法收入——是否二次議價的關鍵問題是,誰是議價主體?徐毓才告訴賽柏藍。

      ▍為保住價格體系,藥企退出市場

      為了最終能進入醫院藥房,為了應對二次議價,面對公立醫院這一藥品最大的采買方,藥企在省級招標中會留一手,為隨后的二次議價留有更大的談判空間,這是“水分”。

      這種形式的降價,對藥企的影響很大。上述人士表示,因為全國各省實行集中采購,是價格聯動的,如果你某一地區降價了,勢必會造成全國范圍內的價格下降,為了維護全國的價格體系和市場,藥企在權衡之下只能忍痛割愛,選擇退出小市場 ,這是一種自保行為。

      此外,這也會帶來藥品可及性的問題。

      現有的招標體制下,會出現兩種問題 :一是市場變了,價格沒變,低于市場價的藥就荒了,這就是低價藥斷供;二是市場變了,那些價格虛高的藥品不能議價,只能按照招標的價格,水分就出來了。

      針對第一種情況,業內有觀點表示,“賺錢的藥有人生產,不賺錢的沒人生產。很多藥的定價都是十幾年前的,顯然不符合當今的市場行情?!?/p>

      為了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或許醫院也能在藥品價格上貢獻一部分力量。

      如今,對醫院來說,DRGs采用費用總額打包方式,醫院為了降低費用,提高利潤,有動力優化用藥結構,提升用藥規范性,某種程度上,這種議價也是醫院“擠水分”的方式。

       “DRGs廣泛實行后,相關部門就不用管醫院用什么價格采購藥品了,醫院有動力擠水分,抑制回扣行為,因為只有這樣,醫療機構才能節省費用,讓利益最大化?!鄙鲜鰧<冶硎?。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掃描二維碼關注
    日韩欧美亚洲每日更新在线_亚洲欧美综合中文字幕_男女性潮高免费视频播放